當前位置: 首頁 >  財經 > 正文

業績低迷遭問詢,高管頻頻套現,三夫戶外如何迎來破局之日?

2021-06-11     來源:百家號:

原創 呂明俠 每日財報

在未來發展上,如何從“虧損”轉變為“盈利”,屬于三夫戶外的“命題”

撰文/呂明俠

出品/每日財報

近日,深交所向北京三夫戶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夫戶外)下發年報問詢函,要求說明2020年營收增加情況下,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

據悉,2017年至2020年,三夫戶外的扣非凈虧損分別為84.94萬元、300.55萬元、6697.萬元、1648.47萬元,扣非凈利潤已連續4年為負。

同行業方面,其面臨伴隨著國潮崛起煥發第二春的李寧,以及通過收購海外品牌來移植本土市場大獲成功的安踏。此外還有突飛猛進的海內外巨頭不斷搶占市場份額,作為國內戶外零售領域的招牌老字號三夫,亟待轉型升級,壓力迫在眉睫。

至此投資者們都在疑問:當下的三夫戶外還能否“回到從前”?

扣非凈利潤連續4年為負 半數以上參股公司虧損

創立于1997年的三夫戶外發展至今已有10年歷史。10年前的三夫僅僅是北京大學東門外一處30平米的小店,當年由一萬元起家,經營規模漸漸擴大。2015年12月,三夫戶外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成為了國內首家戶外用品零售上市企業。

數據顯示,上市前兩年,三夫戶外分別實現營業收入3.28億元、3.51億元,同比增長12.37%、7.84%;凈利潤3080.21萬元、3537.16萬元,同比增長10.6%、14.84%,連續兩年營收凈利雙增。

但好景不長,從2017年開始,三夫戶外就陷入了虧損。2017年至2019年,三夫戶外分別實現營業收入3.51億元、4.2億元、4.02億元,同比增長-0.53%、19.62%、-4.29%;凈利潤-1290.87萬元、502.87萬元、-2973.49萬元,同比增長-136.49%、138.96%、-691.31%。

值得補充的是,三夫戶外2018年的扭虧是來自于政府補助、理財產品收益等非經常性損益。在2020年,在疫情打擊下,三夫戶外再度虧損。其財報顯示,因2020年加大促銷力度相應銷售費用增長,同時受計提存貨跌價準備、長期股權投資減值準備、商譽減值準備等影響,2020年度凈利潤為負。2017年至2020年,三夫戶外的扣非凈虧損分別為84.94萬元、300.55萬元、6697.萬元、1648.47萬元,扣非凈利潤已連續4年為負。

《每日財報》粗略計算,上市至今,三夫戶外雖然營業收入累計達到24.5億元,但凈利潤卻為-0.35億元,扣非后凈利潤為-0.49億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三夫戶外2020年報顯示,其11家主要控股參股公司6家虧損。其中,上海悉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悉樂”)、江蘇三夫戶外用品有限公司兩家虧損最多,分別虧損0.13億元、0.19億元。

對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說明報告期內營業收入增加的情況下,凈利潤和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分析說明公司多數主要控股參股公司虧損的原因和合理性;說明公司擬采取或已采取的提高子公司盈利能力的具體措施。

轉型升級難 三夫戶外困局難解

雖然結果不盡人意,但是為了打破困局,三夫戶外的確嘗試了多種破局手段,包括生產口罩、開辦親子樂園以及自營高價運動服飾等等。

在口罩業務方面,去年3月,三夫戶外曾以0元收購一個去年營收為0元,且虧損1.08萬元的口罩生產企業——北京得清納米環??萍加邢薰?5%的股權。公司曾放言“預計近幾個月口罩業務營收會成為公司營收的重要部分”。但去年三夫戶外新增的口罩業務也出現了虧損,根據2021年3月份口罩成品市場銷售價格,基于謹慎性原則,對口罩成品及原材料增加計提存貨跌價準備505萬元。

在戶外服務方面,三夫戶外去年上半年重點布局“松鼠部落”親子戶外樂園。同年5月,三夫戶外子公司上海悉樂與南京大吉實業投資有限公司簽署協議,雙方將成立合資公司,在南京市近郊共同投資、建設、運營以“松鼠部落”為核心IP的親子戶外樂園。這個項目給三夫戶外造成了1300萬元的虧損。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8月份購買瑞士知名高科技運動時尚品牌X-BIONIC相關IP所有權之后,三夫戶外有心繼續發展運動裝備產業,進一步拓展高端戶外用品市場。同年9月,三夫戶外宣布擬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募資不超過3億元用于高端運動品牌X-BIONIC的建設與運營。

從三夫戶外2020年報不難發現,其庫存量上漲幅度遠遠大于銷售量。三夫戶外服裝類、鞋襪類、裝備類的銷售量分別同比下滑9.12%、24.12%、-30.73%。然而庫存量卻分別同比上漲37.41%、73.25%、35.57%。

《每日財報》認為,該行業中低端品牌的產品自身競爭力不足,其款式設計和功能性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相比之下,功能性更強、時尚度更高的高端戶外品牌更受消費者喜愛。

顯而易見的是,雖然高端戶外品牌毛利高,也意味著這一市場的競爭相當激烈。以國產運動品牌安踏為例,此前,安踏收購了亞瑪芬體育旗下的高端戶外品牌包括始祖鳥、薩洛蒙、威爾勝等。除了安踏,其他運動品牌如特步也紛紛在自己的業務圈內布局高端市場??梢娫谶@條賽道上,留給三夫戶外的壓力不可小覷。

實控人及高管密集減持,套現超百筆

都說資本是逐利的,可對于三夫戶外“自家人”來說,這句話也適用。面對主業獲利能力持續惡化,三夫戶外實控人及高管減持動作頻頻顯現。

《每日財報》關注到,5月31日晚間三夫戶外發布公告稱,公司于近日收到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孫雷出具的《關于減持股份進展情況告知函》,截至目前,孫雷的減持計劃數量已過半。公司股東孫雷于2021年5月12日至2021年5月28日期間減持公司股份約53萬股,減持價格15.77元/股,減持股份占公司總股份為0.36%。

此外,我們還發現相關資料顯示,自2019年2月至今公司董監高一共進行了多達106筆減持操作,減持人員包括董事長張恒、副總經理孫雷、賈麗玲等多位核心管理層人員。

就重要股東相繼減持套現的行為,三夫戶外的股價也給出了對應的走勢。在三夫戶外上市半年后其股價一路上漲曾超過63元,較其發行價格增長近5.7倍,此后一路下跌,在2018年9月最低一度跌破8元。去年以來市場行情逐步回暖,截至6月10日收盤,三夫戶外股價17.17元/股。

《每日財報》認為,消費大環境的改變以及休閑快時尚品牌跨界到運動領域致使運動市場競爭加劇,給了三夫戶外等專業戶外品牌沉重的一擊,也成為了其業績增長艱難的因素。戶外運動用品同質化嚴重、缺乏創新設計、體育品牌加碼戶外市場等因素,也導致了品牌在市場上難以吸引新消費者。盡管戶外運動市場具有強大的潛力,但目前市場增長還是相當緩慢。又隨著眾多品牌的涌入,戶外運動行業競爭逐步進入了多方面競爭階段。因此戶外品牌不能再局限于單一的方面,更要多元化的提高競爭力。就現有的狀況看,三夫戶外的困境仍存在,其管理者如何破局《每日財報》也將持續關注。

圖片素材來源于網絡侵刪

END

原標題:《業績低迷遭問詢 高管頻頻套現 三夫戶外如何迎來破局之日?》

相關閱讀

今日熱點

小編推薦

自偷自偷自亚洲首页